特保异能王

第九章 找点儿事情

李督楠灰头土脸回到旅馆,正要洗澡,蔺卫国来了。

“这些都是啥啊?任莱枫?啧啧,你小子够狠,等我换件衣服。”澡也不洗了,李督楠换了身西服带着蔺卫国直奔潘谨海家,路上还不忘买上一大堆的礼品,都是些山里的东西。

作为南省保安服务行业的巨头,潘谨海家却不大,甚至可以说寒酸。一个新建的小区,一套不到三百平米的复式楼,在老总级别的人里可以说是很低调了。

正是吃晚饭的时候,见到李督楠和蔺卫国,潘谨海明显有些惊讶。“你们怎么来了,也不打个电话,家里饭菜都不够。小英,快,去楼下饭店买点儿现成的。”

“嫂子好。”李督楠和蔺卫国打招呼,潘谨海的夫人忙让他们坐,提着篮子出门买饭去了。

“潘总,事情紧急,我们不得不冒昧登门,打扰了。”李督楠把那些土鸡蛋牛肉干山药之类的放进厨房,把蔺卫国找来的资料递给潘谨海看:“这些是蔺卫国拿到的,您先看看。”

不用说,都是任莱枫的犯罪证据。潘谨海翻了几张气的脸色铁青:“这些,都是真的?气糊涂了,任莱枫的签字我怎么会不认得。小蔺,老实交代,你都是从哪儿弄来的这些资料?”

蔺卫国隐瞒了细节:“早上您不是说没有证据么,我就上任副总家找了一些,没想到还真不少。”

怎么来的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任莱枫确实做出了有损公司利益,中饱私囊的犯罪事实。这些资料,都是任莱枫和东省保安公司私下交易的材料,还有一份他出卖公司机密的协议。

东省和南省的两家保安公司,是龙国保安服务行业的两大巨头,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伙伴,几乎瓜分了龙国大半个保安市场。两家公司都想做大做强,彼此之间避免不了磕磕绊绊,没想到身为副总的任莱枫,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了公司那么多机密。难怪这几年东省保安公司处处压着自己一头。

潘谨海脸色不愉,李督楠和蔺卫国都不敢出声。按照任莱枫犯下的罪行,扭送警察局都不为过,但这里面还有着各种不得不考虑的因素,潘谨海得好好想想。

许久,潘谨海才将资料收了起来:“谢谢,我替公司所有人谢谢你。这件事暂时不能声张,我会和公司股东商议后作出处理。在此之前,希望你们能帮忙保守秘密。还有,蔺卫国,我以公司总经理的名义给你下达任务,帮我查出公司蛀虫,限期三个月,他们的资料一会儿到了公司我会给你。任务期间,你直接向我负责,查到任何证据立即上交。”

“不需要,一个月时间,够了。”蔺卫国很自信,现在他已经掌握了隐身的要领,有这个能力,调查一帮普通人一个月都说多了。

“好,就一个月,我也不想拖的太久。”潘谨海眼中都是欣赏,短短一下午蔺卫国就能查到任莱枫的罪证,想来查其他人也不会太难。

正说着,潘谨海的夫人回来了,提着一篮子丰盛的饭菜。潘谨海忙把东西接过去招呼两人:“来来来,吃完饭一起回公司,你们特保这次成绩不错,晚上的表彰大会可是主角,吃饱了才好去应付那些小丑。”

蔺卫国没忍住笑了出来,潘夫人白了丈夫一眼:“你就这么教手下兄弟?也不怕被笑话。”

潘谨海哈哈一笑:“都不是外人,怕啥?这是蔺卫国,刚从部队下来,一进公司就给我帮了大忙。小蔺啊,以后你就住在这里,有什么事也方便照应。”

“不不不,我怎么能住在潘总家,这也太叨扰了,我住酒店就行,也不用太好,五星级差不多了。”蔺卫国一句话,桌上的气氛顿时就活跃了。

“哈哈哈,你小子想什么呢?看看对面,四楼亮着灯那里,以后就是你的了。这次任务完成,立马给你过户,至于工资嘛,就拿护卫分公司的保镖队长待遇。”潘谨海苦笑一声:“我那不成器的儿子闹着要当孙悟空,这不,自己搬出去了就住那儿。你要是能把他带到正道上来,我们夫妇就是把命给你都行。”

说到儿子,潘夫人眼眶都红了,潘谨海只能拉着她的手无言的安慰。潘夫人明显很赞同丈夫的话,哽咽着对蔺卫国说道:“这孩子从小争气,上了高中之后却不知道怎么回事,变得叛逆也就算了,还经常在外面惹是生非。要不是老潘还认识些人,他可能都被打死了。你过去千万别说认识我们,要不然这孩子又该回来闹了。为了他我们操碎了心,要是你真能让他走回正路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。”

蔺卫国看见对面窗户上有个倒影,笑了笑对潘谨海夫妇说道:“刺头?我最喜欢了,就试试吧。”

这话说的很违心,但是蔺卫国不想看见潘谨海夫妇难过。要忙起来,给自己找各种事做,又能挣钱给妹妹看病,何乐而不为呢,就试试看喽。

“吃饭吃饭,菜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潘谨海毕竟是个男人,还是在部队摸爬滚打过的,很快收拾起情绪招呼大家动筷子。潘夫人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跑进厨房又煮了碗苦菜汤。

吃完饭李督楠打电话给朱令强,让他带着特保的兄弟们直接去公司会场。蔺卫国开着车,潘谨海和李督楠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说的都是公司里的琐事。

李督楠再次提出给队员加工资的事情,这次潘谨海答应了,因为他觉得特保分公司人才不少,值得他去费力说服那些董事。潘谨海自己是保安公司大股东,但另外的股东也不少,在一些关系到各方利益的事情上面,他还得征求所有人的意见。

来到公司已经是八点半,晚会九点开始,潘谨海趁着有空把公司高层主管的资料都交给了蔺卫国。朱令强带着人来到会场,李督楠带着人雄赳赳气昂昂入场,就差没喊两嗓子兄弟们好了。

最后到的还是那七个副总和潘谨海,一项一项的给获奖员工颁奖。蔺卫国得到了潘谨海的命令,开始一个个观察除任莱枫外的那些个副总。

“荣获第三届比武大赛搏击项目的是,特保分公司优秀保安员蔺卫国。欢迎蔺卫国先生上台领奖,有请公司任莱枫副总为其颁奖!”主持人念到名字,蔺卫国起身,小跑着上了舞台。

“恭喜恭喜。”任莱枫明显是皮笑肉不笑,拿着奖状和一个盒子。

蔺卫国单手去接:“同喜,不知道令郎的伤势怎么样了。”

任莱枫脸上僵了一下,笑着把盒子塞给蔺卫国:“这不是和你一样包着手么,少了几根手指,奖状还拿得稳吗?”

蔺卫国用打着石膏的左手夹住奖状:“任副总不必担心,拿不住我就抱着,谁也抢不了。倒是有些人,屁股不干净也不知道坐不坐的住,哦,我要去发表获奖感言了,任副总再会。”

任莱枫气的发抖,下午回家他已经发现保险柜里少了些东西,做贼心虚,现在听见蔺卫国的话立即就联想到了很大一堆。破坏了任莱枫的好心情,蔺卫国来到主持人面前,学着大明星感谢了父母、领导、任副总和邻居家隔壁老王的那只猫。任莱枫已经如坐针毡,这时候还不得不假笑应付,脸皮都酸了看着像哭。

等所有奖项颁完,后面还有歌舞表演,潘谨海可是请来了南省最有名的剧团。可惜任莱枫已经没心情看戏,觉得自己就是被围观的那只猴子。

演出没到一半,任莱枫便使出脱身最佳方案准备尿遁,才发现身边多了两个贴身保护的护卫分公司队员。潘谨海既然已经掌握了证据,又怎么可能没有防备,没有直接将任莱枫送进监狱,只是为了给蔺卫国调查其他高管的时间。

表演很精彩,南省保安公司第三届比武圆满落幕,不管是不是拿到了名次,前来参赛的员工们都很满足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一切都像歌舞那样太平,他们不会看见平静歌舞下的暗流涌动。

蔺卫国没有回宾馆,依旧开着潘谨海的悍马一同回小区。他将入住潘谨海儿子潘盛祖的花果山,理由潘谨海都想好了,自己生意失败房子卖给了蔺卫国,潘盛祖暂时租住在蔺卫国那儿。至于房租,潘盛祖要是肯低头,潘谨海不介意替他交了。

虽然拿到了钥匙,蔺卫国还是决定敲门,老半响,潘盛祖才带着耳机拿着电话打着游戏来开:“送外卖?我的肥牛套餐呢?”

蔺卫国伸手把他推到一边:“你就是潘盛祖吧?我听你爸妈说过。从今儿起这里就是我家,明天交房租,押一付三。看什么看?要不是看在你爸妈苦苦相求的份儿上,老子现在就想把你丢出去。看看这房子都成什么样儿了?狗窝都比这儿强。算了算了,谁让你爸妈卖的便宜呢。你还占了主卧啊?真特莫脏,想继续住主卧也行,房租得加啊!”

“神经病,滚,再不走我报警了啊。”潘盛祖摘掉耳机冲蔺卫国喊。

“好啊,看看警察来了会轰谁走。本来就不愿意让外人住,正好,你倒是快报警啊。”蔺卫国大刺刺往沙发上一趟,脚伸到茶几上把那些饭盒零食都踹下地去。

潘盛祖一看蔺卫国手上的钥匙,电话倒是打了,打给他妈妈。“老太婆你敢卖我的房子,给你三分钟立刻给我买回来,否则我跟你没完。”

潘夫人早就得到了蔺卫国和潘谨海的教导,听见这声音小声哀求:“祖儿你听妈说,你爸生意失败破产了,法院的人来封房子车子,咱们家没钱了。以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,别让我们放心不下。我已经和房东说好了,你可以暂时住在他那里,以后就靠你自己了。警察先生,求求你让我再说几句,就几句......”

嘟嘟嘟......电话里只剩盲音,潘盛祖冲到窗户旁边,看见潘谨海夫妇被押上了一辆警车......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