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保异能王

第八章 遭暗算险胜

下午四晋二,蔺卫国出现在擂台上的时候,周围的人都窃窃私语。

任惪善是公司副总任莱枫的独子,得罪了他,蔺卫国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。这些,蔺卫国是在李督楠歇斯底里的咆哮中知晓的,整个保安公司都知道他打断了任副总儿子的手。

“我会夺冠,把借的钱还上。”蔺卫国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,至于李督楠会不会开除他,蔺卫国已经不在乎了。

这特保干的轻松,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,太闲了。要让自己忙碌起来,蔺卫国觉得应该换个环境,哪怕是去扫大街做环卫工,也比只知道站岗的好。

豁出去了,蔺卫国没了顾虑,连比赛都不再特意收手。本来就因为早上的事有些畏手畏脚的对手,遇到蔺卫国犀利的攻击更是未战先怯,没几个回合便被撂倒在地直接认输了。

这样一来,蔺卫国就只剩最后一场冠亚军争夺赛,即便败了,三万块奖金也够还给李督楠了。不用说,蔺卫国的对手只剩一个,就是和任惪善来自同一分公司的闵灏。

打断了任惪善的手指,蔺卫国不认为闵灏会对自己客气,心里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却低估了对手背后的势力。得知蔺卫国再次晋级,任莱枫便私下接触了闵灏,许下重利要他好好收拾打伤儿子的罪魁祸首。

护卫分公司所有人都曾是军人,闵灏能不靠关系被选来参加搏击比武,其实力可想而知。他和蔺卫国一样,也曾在龙国最顶尖的特种部队之一服役五年之久,只不过闵灏不是受伤退役,而是因为犯错误被海豹突击队除名。

有军纪管着都能犯错,离开部队后闵灏能规规矩矩就怪了。任莱枫开出五十万的高价要买蔺卫国一只手,闵灏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在他看来,蔺卫国是有两把刷子,也比不上他这个敢单挑鳄鱼群的水中猎豹。

比武最后一天,早上九点,三个大项的决赛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场馆举行。李督楠这次没有去看他最上心的处突比赛,而是来到了搏击赛观众席上。

在保安公司混到分公司经理位置,他对公司高层可以说非常了解,也担心蔺卫国遭人暗算。李督楠虽然腹黑了些油滑了些,都是为了生活,其内心本质并不坏。虽然嘴上不饶人说话难听,但对自己兄弟还是比较关心的。

比武开始,蔺卫国和闵灏分别上台,裁判重申了比赛规则,想来也是不希望再出现头一天早上的状况。选手之间对彼此的套路都比较熟悉,蔺卫国和闵灏两人都很谨慎,你来我往过了几招,都是试探性的攻击。

几次试探之后,两人便都不再留手,各自使出最厉害的招式斗在了一起。蔺卫国拳快,直击横档招式犀利,闵灏擅长近身短打,灵活多变扣手肘砸。

乒乒乓乓又过数招,蔺卫国和闵灏各出一个直拳,都挨了一下退后三步拉开距离。闵灏凌空弹踢,蔺卫国侧身闪避,转体轰出一拳。闵灏落空之后同样原地转体,双龙出海两手直拳捣出。

嘭的一声,蔺卫国和闵灏拳头碰拳头硬轰在一起,嘴角一紧闷哼出声退后三步。右手微微颤抖,刺痛让蔺卫国额头见汗,闵灏却没有给他查看的时间,重重一脚踢向蔺卫国面门。

十指连心,蔺卫国的反应已经够快,后仰躲过了这致命一脚,却被闵灏脚跟下砸踢中胸口。蔺卫国抱住闵灏的腿扭腰别臂,险险没有倒地转了个圈靠在擂台一脚的立柱上,闵灏则是一字马落地,紧接着一招趟地剪刀腿蹬向蔺卫国。

双手下压挡住这猛烈两脚,蔺卫国才注意到自己右手中指上有个很小的伤口开裂,连血都没有渗出多少。有暗器!这是多年经验反馈给蔺卫国的答案,但是他看不到闵灏手里有没有东西。

闵灏后翻站起身又扑了上来,蔺卫国竖起小臂挡住他的直拳,起脚蹬在了闵灏弓步的腿上跳了起来,凌空一个前翻,重重一脚侧踹踢在闵灏腰上。闵灏撞在立柱上,一枚细小的图钉被瞬间按进立柱背面,就像是立柱上的钉子一样再也找不出来。

他是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,而且非常小心,就算是蔺卫国抗议,找不到证据也是徒然。别小看这枚小小的图钉,闵灏在上面抹了八仙草汁和红信石粉末。

八仙草很多人不认识,红信石就是提炼砒霜的主要材料。这两种东西都有剧毒,会引起神经性疼痛,眩晕乏力甚至窒息。

一枚图钉,上面的毒素还不至于让蔺卫国死掉,但却能让他变得虚弱。闵灏要的只是任莱枫的钱,事情闹大了对他不利,所以他用的剂量很少。

蔺卫国见闵灏抱着立柱,谨慎的没有立即进攻,反而推开几步将手放进嘴里吸了起来。闵灏见状也未立即进攻,红信石和八仙草的毒素入口后见效更快。

两人一边转圈一边寻找对手破绽,蔺卫国脸色明显有些苍白。心跳加速让他觉得有些眩晕,脚步慢了那么一点。

闵灏见状立即发起进攻,使出他最擅长的贴身短打。蔺卫国中了毒手脚有些发软,面对闵灏全力攻击只能被动防御。

“呵啊!”闵灏一拳重重落在蔺卫国脸颊上,蔺卫国只觉得头晕目眩差点儿摔倒,用右手撑住地面稳定身形,左手却落空被对手扣住。

闵灏一把拉住蔺卫国左手,双手同时用力交错,咔嚓一下掰断了蔺卫国的无名指和小指。蔺卫国受痛怒吼,脑袋瞬间被刺激的清明不少,猛一撑地转过圈来,握拳一下打中闵灏下颌。

这一拳蔺卫国使出了全力,闵灏嘴里溢出血水站立不稳,蔺卫国一个高抬腿砸在他背上,轰然声响之后,闵灏已经砸在地上昏了过去。裁判立即阻止了蔺卫国,查看了一下闵灏的伤势,宣布蔺卫国成为搏击比武的冠军。

救护车立即出动,李督楠陪着蔺卫国去了医院,反倒是败了的闵灏,现场就被医生弄醒什么事都没有。不少护卫分公司的吃瓜群众把闵灏当成了英雄,虽然没赢,但他掰断了蔺卫国两根指头,算是给任惪善报仇雪耻了。

“忍一忍,马上就到医院了。”李督楠黑着脸啐了一口:“犬日的,我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

到了这个时候,要是还不明白蔺卫国被人算计了,李督楠根本不可能爬到现在的位置上。虽然他和蔺卫国一样,想不明白闵灏用了什么手段,但他受到指使断蔺卫国手指那是肯定确定毋庸置疑的了。

任莱枫就是幕后操纵之人,这事根本不用去想,除了他,谁还会不依不饶?蔺卫国自然也知道这一点,更清楚李督楠没有证据替他伸冤。比赛赢了,两人却没有半点儿喜悦,反而都黑着脸像是输了。

到医院照了片子,两根手指骨折,包了草药打上石膏,李督楠带着蔺卫国又折回了公司。李督楠坚持要去告任莱枫,蔺卫国本来不想去,拗不过他只能跟着。

要告一个副总,当然只能找潘谨海,两人便一同来到了潘谨海的办公室。李督楠没有证据,只能凭着自己的猜测,把事实说明要求潘谨海让任莱枫道歉赔偿。

“这个事情不好办啊!”潘谨海显得为难:“任莱枫毕竟是副总,公司成立后就干到了现在,虽然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......呃,你们若是有证据,我可以让他在晚上的颁奖典礼上公开道歉并赔偿。蔺卫国打断任惪善的手指是意外,闵灏打断蔺卫国的手指,就算是故意的也能推脱不是?好歹赢了比赛,伤的也不算太重,我让财务再拿出一万块钱算是对你的额外补偿,这事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李督楠顿时没了脾气,老总都这么说了还能怎么办?在他想来,能为蔺卫国争取到一万块钱,也算对得起自家兄弟了。

蔺卫国早就猜到了结果,对于潘谨海和李督楠还是蛮感激的,至于任莱枫,既然要玩儿,那就玩把大的。揣着鼓鼓的一叠钞票离开,李督楠还不断安慰着蔺卫国,他的无奈蔺卫国也是明白的,还反过来劝了几句。

下午的环城跑蔺卫国没有参加,啥名次都没拿到的秦晨顶替了他。朱令强、陈虓他们几个都分别拿到了高低不等的名次,曹礼俊和熊奕斌更是在安防和处突项目中双双夺得亚军。

蔺卫国由于受伤,下午就没有去给秦晨打气,在宾馆房间休息。回房间的时候,蔺卫国特意交代前台不要让人来打扰,之后便一直没有出门。

秦晨在之前的比赛中都遇到了强劲对手,眼看一起来的特保兄弟都有斩获,心里羞愧的同时也发了狠。环城跑项,秦晨拼了老命,跑的都伸出了舌头,终于是夺了个第二拿到了亚军。

这样一来,弃了拔河项目的特保分公司综合成绩第一,李督楠的目标算是顺利达成。这家伙可有的吹了,带着朱令强他们在各分公司队伍之间穿梭,和那些分公司经理进行友好亲切会晤。

“哦,王经理,你好你好,贵公司今年拿了几个第一啊?上一届你们不是冠军么?怎么地,人才流失了?我这几个兄弟还算争气,各自项目都拿了第一第二。哟,这不是赵经理么?成绩如何呀?没关系啦,重在参与嘛,你们小区保安又不追贼。孙经理,校园保安今年成绩不错哟,继续努力,总有一届你们也能那个亚军啥的!”

朱令强他们几个只能干笑着跟在后头,刚拿到名次的秦晨心情大好开起玩笑,偷偷对身边的兄弟说道:“李队这样容易挨揍,咱们还是躲远点儿省的溅一身血。”

几个家伙找个阴凉处休息,李督楠过了许久才发现身后已经没人:“这是,啊哈,比赛拿冠亚军都手软了,兄弟们在那边疗养呢,要不我给几位经理引见一下?”

小人得志!众多经理算是见识了,几个经理相互使了眼色,一起扑向李督楠。

“你们这是赤果果的嫉妒......”李督楠连惨叫声都美滋滋的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