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保异能王

第六章 公司大比武

看着熟悉的赛事,蔺卫国觉得他已经稳操胜券。

这次比武总共设了六小三大总共九个项目,搏击、安防、处突是其中重点,至于拔河、短跑、长跑、跳远、跳高、单杠这些,纯粹是为了照顾那些普通保安而设立的。

三个主要项目的比赛奖金是六小项的十倍,从这点就能看出公司对高精尖人才的重视。特保分公司的七个人,蔺卫国参加搏击和长跑,朱令强参加搏击、跳高,陈虓安防、短跑,秦晨安防、跳远,曹礼俊单杠、处突,张驰跳远、处突,熊奕斌单杠、安防。

因为比赛是一起进行,时间上要错开每个人最多只能参加两项,所以体现团队力量的拔河直接被李督楠弃了。蔺卫国和朱令强赶往擂台参加第一轮搏击比武,之后还要赶去参加各自的小项目初选,时间比较紧迫。

擂台设在总部训练馆里,共有三十二人参赛,两两对决,输的淘汰赢的继续角逐。朱令强和蔺卫国分别取到五、七号牌,看来总公司的赛事负责人已经做了部署,避免同一分公司的参赛队员过早相遇。

被拍在前面,第三、四场两人就要上,这倒是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参加另外的比赛。蔺卫国看了前面两场,才知道对手不会太弱,敢参加搏击赛的都练过,有几个甚至称得上武艺精湛。

特别是第二场打赢对手的护卫分公司队员,出手很快招招制敌,蔺卫国看的出来这人也是部队出身,而且极有可能也是哪支特种部队下来的。第三场轮到自己,蔺卫国就多加了个小心,他可不想违约被李督楠追究。

对手是个叫金普孝的帅哥,上场之后摆出一个跆拳道起手式。跆拳道在搏击比赛中可以说毫无优势,但若是高手,摒弃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花哨动作,攻击就会变得十分犀利。

这个帅哥看来深得跆拳道精髓,普一交手,就是一连串的短打近踢,和蔺卫国噼噼啪啪斗在了一起。蔺卫国秉承着一贯传统,用的是部队学的近身搏击术,这是经过改良的军体拳,糅合了几种技击自成一路,同样以快打快。

拳击肘砸,短短一分钟不到,两人已经交手数十回,都没能找到对方破绽。再次相撞两人各退一步,都摆着自己习惯的架势暂停了一下。

擂台下面的参赛选手们轰然叫好,居然还有吹流氓哨的。试探性的接近后蔺卫国快速踢出一脚,金普孝同样起脚相迎。其实蔺卫国这是虚招,只因力道不小,看起来就像全力施为。

见金普孝上当,蔺卫国双手一错十字反扣锁住他的后颈,猛一用力将金普孝背摔在地。可能是摔岔了气,金普孝一时间没能起身。蔺卫国立即将他左手扣住翻身下压,膝盖顶住金普孝的后背将他制住。

金普孝也够光棍,拍着擂台自己认输,蔺卫国忙将他松开扶了起来。“没事吧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

“你们这些退伍兵力气够大,是我学艺不精。加油,拿了冠军请吃饭啊!”金普孝拍拍蔺卫国后背,两人朝台下鞠躬后离开。

“好说,一会儿就去搓一顿,总部食堂,听说伙食不赖。”蔺卫国开起玩笑,金普孝也没太认真:“小气,我去参加跳高,你呢?”

“我是长跑,最后一天才参加,等我们分公司的朱大哥比赛完了再去给你加油。留个电话,以后到了溪市找我。”蔺卫国觉得这人不错,主动留下联系方式。

朱令强已经上去了,对手是护卫分公司的,勉强支撑了一会儿就被撂倒了。虽然他是武校出身,耐不住人家实战里学来的必杀技,输了也是正常。

下了台,朱令强的说法和金普孝差不多,苦着脸埋怨退伍兵太狠。蔺卫国心里倒是有了明确目标,如果说有什么人能够给他带来威胁,非护卫分公司那两人莫属。

朱令强还要参加跳高,答应去给金普孝加油,正好一个场地。小项目的比赛在室外操场上,分成几个区域,拔河比赛最热闹,可惜跟蔺卫国他们绝缘。

总部下辖的十多家分公司里,大多数还是普通保安,小项目的竞争比大项目还要激烈。平均工资不足两千,奖金对于大家来说足够丰厚,所以大家都是卯足了劲儿的。

来到跳高的地方,先到的先比,金普孝已经是第三次跳了。可能是学跆拳道的关系,这家伙跳高像是鱼跃龙门,随随便便就跳过了一米八五。

这个高度看起来没有什么,但别忘了,这里参赛的都不是职业选手。至少朱令强就觉得这个高度他很难逾越,被打击的唉声叹气。

“也没什么嘛,朱大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,未战先怯怎么可能比得过人家?”蔺卫国忙给朱令强打气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“一米八五啊,我都没这么高怎么跳?第二名就只有三千了,少一个月工资呢!”朱令强的话让蔺卫国无语,感情这家伙惦记的都是钱。

不对,第二名怎么着也要跳一米八吧?你也没这么高啊!轮到朱令强了,一个急冲背越式落地,好家伙,一米八三,这才是第一跳而已。

等他乐呵呵跑回来,蔺卫国才知道这家伙是低调装比,没好气的赏了他两个大白眼。第二跳,朱令强就让人把杆子升到了一米八五,还是轻松越过,惹得金普孝惊呼不已。

“他是你们分公司的?个不高爆发力不弱啊!看来我有劲敌了。”

“一个个的装什么装,我不信这是你真实水平。长这大长腿干啥用的?”

蔺卫国还真说对了,从金普孝得意的笑容就能看出来,他根本没将朱令强看在眼里。蔺卫国倒是真心佩服,他能徒手攀上几十层高楼,却无法和金普孝朱令强一样跳那么高。术业有专精,部队又没教过,蔺卫国只能惊叹。

朱令强最后的成绩定格在一米八八,应该是他最强实力了。决赛要到第二天下午,等他跳完,三人便结伴往食堂走,路上又遇到张驰秦晨和陈虓。

比赛结束快的大多是被大项淘汰了,特保分公司已经折了大半,不过剩下的几个拿到名次应该不会太难,而且朱令强他们对拿小项目名次怀有信心,所以大家心情还算不错。

等他们就快吃完,李督楠才带着曹礼俊和熊奕斌姗姗来迟,果然,两人在安防和处突比赛中成绩优秀,第二天早上还要进行新一轮的淘汰赛。

“安防处突比的是啥啊?我们分公司都没人报名。”金普孝率属于校园安保分公司,救他一个参加了搏击,其他的都奔小项目去了。

“安防就是监控安装、防盗消防这些的综合统称,至于处突,就是处理突发事件,名堂很多最难应付。这些东西我们特保也不太精通,倒是护卫分公司消防分公司的兄弟比较精通。不过这次曹大哥可是势在必得,熊奕斌也是一样,据说半年前开始,他们就在参加各种培训,李队可是下了血本要一鸣惊人的。”朱令强资格最老,知道的也最多。

“护卫分公司可是劲敌,这次比武咱们是全力以赴,看人家,权当练手,简单如吃饭轻松像放屁,根本没当回事啊。”蔺卫国指指一边默不作声吃饭的护卫分公司选手小声道。

“他们可是公司王牌,直接受潘总调派,听说基本工资都在五位数,执行任务还有各种提成。小蔺,我们哥几个都有家室,年龄也超过了规定,你和熊奕斌还有机会,争取拿个冠军,说不定潘总一高兴就把你们调去护卫分公司了呢。”陈虓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妒忌和向往,可惜他错过了机会。

“那才是亲生儿子,咱们都特么后娘养的。陈虓大哥,进护卫分公司需要什么条件?”金普孝动心了,谁不想拿高薪就是傻子。

“难,听说他们只收退伍老兵,年龄不超过二十八岁,还要经过层层考核。这些条件小蔺都是符合的,咱们,还是算了吧。”朱令强也羡慕,不过他未必真心想去,要是李督楠更进一步,特保分公司经理兼队长就是他的。

金普孝低头不语,咬着嘴唇像是在思讨什么。后来蔺卫国才知道,金普孝参加完比武就去参军了,只是在部队几年后,他想进保安公司拿高薪的想法早已抛诸脑后。

等李督楠吃完饭,金普孝也走了,特保分公司的几人才上了中巴车离开。总公司安排了住宿,他们要住两晚等到比武结束才能回家。

下午只有蔺卫国和熊奕斌的比赛,但是大家都去给两人打气,午休时间便只是小休一会儿放置行李。乏善可陈,蔺卫国遇到个弱爆了的对手,熊奕斌在单杠上霸占了一个多小时,两人都顺利晋级。

李督楠现在是越来越忐忑,他自己弄了张表,把比武项目都列在上面,谁晋级便打个大红色的勾,不是找这个说加油就是找那个谈理想,恨不得亲自上阵把比赛都搞定。

旅社开的是标间,两人房,蔺卫国和朱令强住在一起。晚上快十二点,急促的电话铃声把蔺卫国吵醒,朱令强也不得安宁接了电话。

“您好,需要按摩吗?全套哦!”电话那头传来娇嗲的声音。

“不要,再敢打电话来我报警了啊!”朱令强没睡好火气大,啪一下挂了。

刚躺下,电话铃又响了。蔺卫国想起一个段子,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对那头的美女说:“有帅哥不,漂亮一点儿的。”

那边挂了,电话真的没再响,不过门却被敲响了。蔺卫国跻垃着拖鞋开门,一个大小伙子翘着兰花指点在他胸前:“大哥,人家身子柔弱,您可得怜惜着点儿!”

“滚~!”蔺卫国嘭一下把门砸上冲进卫生间,朱令强躲在被子里笑的直抽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