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保异能王

第四章 撞了女司机

三天两头进派出所,这里的人都和蔺卫国混了个脸熟。

还是那个警花接待,对杜小雨嘘寒问暖。当然,目前为止都是蔺卫国在带答,杜小雨对周围的反应仅限于发呆。

“以后好好照顾她,我会随时进行家访的。”王丽华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犀利,像是要把蔺卫国剥光。

“欢迎之至,地址你知道的,小雨应该很喜欢有个姐姐。”蔺卫国说这话的时候把王丽华的目光反弹了回去,让警花通知微微脸红。

利用孩子牟利甚至更过分的事情都曾发生过,王丽华警惕也是应该的。不过蔺卫国很是反感她的臆测,觉得这俏生生的姑娘脑袋里多了些叫污的东西。

两人目光都很坚定,空中像是有闪电交错。蔺爸蔺妈相视一笑,邀请警花参加晚上蔺家的团圆饭。王丽华婉拒了,当着蔺家老小的面上了一辆悍马,开车的是个笑眯眯的胖子。

好一坨滋养鲜花的牛粪,蔺卫国觉得这世界美女都是别人的,至少他遇到的两个是这样。看来真的要升级一下腰包了,不然连女朋友都找不到啊。

刚把家人送回去电话就响了,一看是鲁涵煜,接通之后蔺卫国直接骂道:“有你这么当哥的么?妹妹回家都不迎接一下,不买十斤小龙虾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“蔺哥,我闯祸了,撞了人家你快来看看吧。”电话那头鲁涵煜有些哽咽,听的出来很是着急。

“人没事吧?位置发给我马上到。”蔺卫国边说边往外走,蔺爸蔺妈还没反应过来,这家伙已经不见人影。

导航带路,蔺卫国跑的飞快,人工智能居然提醒他超速了。还好这会儿是上班时间路上人少,要不然造成交通堵塞就麻烦了。

六点七公里,五分钟后蔺卫国已经来到事发地点,脸不红气不喘,就像放屁一样轻松。鲁涵煜见到蔺卫国眼泪都下来了,指着幻影车直哆嗦。

车损坏的并不严重,一侧车灯被鲁涵煜的摩托撞坏了,玻璃渣子反射着阳光有些刺眼。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俏脸寒霜,带着个遮住大半边脸的墨镜在打电话。

“对,车灯车灯你要我说多少遍?一个穷逼骑个破驴子,有钱赔才叫怪事,卖了他那破摩托也不够啊。你不是认识什么交警队长嘛,让他过来处理一下。”

挂了电话,这女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嘭一下把门砸上,一副气鼓鼓拒绝沟通的刁样。鲁涵煜眼泪啪嗒啪嗒直掉,这车一盏灯,他不吃不喝也得两年工资才能还上。

鲁涵煜家也不富裕,父母都是山里的农民,条件比蔺家还要弱些。蔺卫国知道他打游戏什么的也是赚外快,工资每个月都是寄回去的。

“没事,天塌不了。”蔺卫国安慰了一句,拨通了李督楠的电话:“喂,李队,我在城东路五号,出了点儿事需要钱急救,能不能预支三万块奖金。我拿人格担保拿比武冠军,要是拿不到,借的钱双倍奉还。好,保证书一会儿和借条一起给您,谢谢。”

鲁涵煜还不知道比武的事:“蔺哥,你不能跟李队借钱,那就是个火坑啊。”

蔺卫国拍拍他的肩膀:“放心,李队答应了一会儿就到。警察来了,做好记录看看保险能报多少,别担心了,看你这熊样,也不怕被人笑话。”

见到警察来,那女的跳下车开始叨叨:“你们终于来了,这事怎么办?我这是限量版幻影,配件都是进口的,就这灯,少说也要四五万。你们看看,他骑的什么破玩意儿?赔得起么?”

为首一个带队的看了现场之后让人拍照留存,把鲁涵煜叫道面前:“摩托车超速负主要责任,轿车左转没有让道负次要责任。鉴于没有人受伤,损失也不算大,建议你们私了,不要妨碍交通。”

女的听完顿时火了:“你这人怎么做事的?是他撞了我什么叫次要责任?冯计鸣是不是你上司?信不信我让他开除你?”

“不信。”警察斩钉截铁:“把车挪到路边,否则告你阻碍交通。”

那女的脸都绿了,正好又有人来,车停在路边,穿着一身制服过来。“哎呦这不是嫂子么?哪个不开眼的撞你车了?你们几个回去吧,这里交给我就行了。你的摩托?驾驶证行车证身份证。”

之前的警察敬礼:“我们已经登记过,现在正让事主协商赔偿,冯队长不必再费心了。马上就是下班时间,这个路口向来是车流集中地点,我们还要执勤。这位女士,请你把车挪到边儿上。”

冯队长面露不愉:“行了,一目了然嘛,摩托车撞了人家就该赔偿。幻影可不便宜,这灯得小十万吧?赶紧叫人送钱过来,别堵着道了。”

蔺卫国被气乐了:“抢呢?你别穿制服啊?我们负主要责任,她也得负一半吧?这车灯顶多五万,报了保险,最多再赔你两万,爱要不要。”

之前的警察发话了:“我看就这样吧,同意了都当面和解,大家都忙,就别杵着了。”

那女的不依:“两万?这点钱还不够老娘做个脸的。冯队长您可要替我做主啊,这车可是基爷刚送给我的,现在撞坏了我怎么开回去?”

冯队长脸色一板:“小张,现在这里由我负责,你去指挥交通。幻影,进口跑车,你以为是国产七菱啊?五万,少一分都不行。”

张警官冷冷道:“冯副队长,这事儿不归您管吧?要不我把何队长叫来让他处理?两位,如果你们对处理方案有异议,可以去交警大队三楼接待室找我们何队长,放心,他一定会秉公处理的。”

冯队长脸上的肉都在哆嗦,蔺卫国看了觉得真是解气:“谢谢,我们会去的。”

车流量开始增多,冯队长见张警官软硬不吃也有些慌了,拉着女司机在一旁嘀咕。可能是觉得怼不过张警官,两人退了一步,要价三万不肯退缩。

蔺卫国之前就已经有了预判,才会让李督楠送三万过来,人家的车确实也值这个价。两边谈妥,女司机将车挪到了路边,鲁涵煜也把摩托车推到一旁。

“这么久都没见人来,不会是想耍赖吧?你们耗的起我可等不了,我们可不像有些人无所事事,忙着呢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分分钟几十万上下,这损失算谁的?真是倒霉,怎么会碰到这种穷酸。”

冯队长,哦,现在是副队长了,和那个女人一唱一和演起双簧,蔺卫国鲁涵煜听的火头直冒。好在李督楠总算到了,三万块现金换了张薄薄的收条。

“冯队长慢走不送,有空来我办公室喝茶啊!”李督楠点头哈腰送走债主,转身就啐了一口:“王八蛋,迟早落网被炖汤。”

蔺卫国问道:“这个冯副队长,李队认识?”

李督楠皱眉:“怎么不认识,还不是为了兄弟们?公司这么多兄弟,有个好赖都找我,不得和人家打交道么?这个冯计鸣最不是东西,贪得无厌。呃,别说没用的,赶紧给我签字按手印,拿不到冠军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蔺卫国接过两张打满了字的纸笑道:“我说李队怎么来晚了,感情是打印合同耽误了时间。谢谢李队,您就等好吧。”

李督楠接过合同把墨迹印泥吹干:“也就你小子,换了别人,我才懒得管呢。明天早上八点公司集合,早饭自理,带着拳头就行。”

“我总不能光着去吧?”

“只要能活着来到集合地点,穿不穿的我不管。明天发新制服,全套,看看,我对你多好,你要是拿不到名次好意思回来?”

“是是是,李队仗义,我妈喊我回家吃饭了,明天见。”

蔺卫国坐上鲁涵煜的摩托一溜烟逃走,心里对李督楠改观不少。虽然有别的原因,促使李督楠不得不赶来送钱,但这份人情蔺卫国一定要还。

其实几万块钱蔺爸蔺妈还是拿得出来的,但蔺卫国不想让他们操心。孩子长大了,虽然还没有能力让父母过上太好的日子,也不能给他们再添加麻烦不是。

路上两人自然是串好了供,鲁涵煜感激道:“蔺哥,钱我会尽快还给你,以后你就是我亲哥,上刀山下油锅招呼一声就是。”

蔺卫国切了一声:“那好,先下油锅,家里鱼还没煎呢!”

鲁涵煜迎着风轻轻说了句谢谢,蔺卫国假装没有听见。他知道,鲁涵煜眼中含着泪水,离开部队后,自己又有了一个可以性命交托的兄弟。

回到家一顿忙活,鲁涵煜露了好几手,给大家做了顿大餐,庆祝杜小雨正式成为蔺家一员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感染,杜小雨竟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,虽然只是很短时间,却将气氛瞬间推到了最高。

蔺卫国将比武的事告诉了父母,又托鲁涵煜带妹妹去复诊,事无巨细的交代了一番。蔺爸蔺妈眼中都是欣慰,一家人能开开心心守在一起,同患难共甘苦,这是对她们最大的慰藉。

到了十点,蔺卫国哄妹妹睡觉给她讲故事,杜小雨拿着画笔在纸上涂鸦。讲的是灰姑娘,等蔺卫国讲完,杜小雨已经沉沉睡去,手上拽着已经完成的画作。

蔺卫国小心的把画和笔收起来,见到杜小雨画的东西却惊呆了。灰姑娘提着裙子在前面奔跑,一只水晶鞋落在了阶梯上,后面是带着金冠的王子,张着嘴举着手像是在呼喊。

这是灰姑娘离开王宫宴会时候的场景,虽然是铅笔画的没有色彩,但灰姑娘脸上的惊慌却刻画的入木三分。只用一支铅笔就勾勒出生动的画面,而且从未学习过,杜小雨可以称得上是美术天才了。

想了想,蔺卫国在画的右下角添了个竖着的大拇指,他要赶早出发,这是对杜小雨最高的赞赏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