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保异能王

第三章 处处是熟人

李督楠一脸假笑,手里倒是真提着个果篮,最便宜的那种。

来者是客,蔺卫国还是倒了杯茶给他,至于别的,能省就省。“李队来我家,不会是兴师问罪吧?”

李督楠打量着蔺卫国家房子:“当然不是,你小子,要不是我兄弟打电话来,我还不知道你成救火英雄了呢。房子刚盖吧?你这装修也太儿戏了,好歹拿白灰挂一下啊。”

蔺卫国耸耸肩:“没钱,一千五工资,还要扣保险,够吃饭就不错了。”

李督楠居然点头,蔺卫国都想抽他。自己吃的脑满肠肥,手下都要兼职才能活下去了还好意思点头,这脸皮都比防弹衣结实。

蔺卫国家的小四楼盖好才半个多月,也就是他回家后用退伍费盖的。蔺爸蔺妈打算动用征地款装修,被蔺卫国劝了下来。理由很充分,说等找到女朋友再装,省的将来要重复投资,其实是想给父母留点儿养老钱。

爸妈辛苦一辈子,蔺卫国不希望他们过紧巴巴的日子。钱嘛,他自己会挣,只是现在还没想好要干啥。那一万赔偿款本来可以做启动资金,现在给杜小雨看病都不够了。

“小蔺啊,想不想赚钱?以你的本事,现在就有个好机会。我经常说,干保安只要努力,一样可以成为有钱人,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。我觉得你不错,所以特地来问问你,想不想赚这个钱。”李督楠开始洗脑式说教,目的嘛,暂不明确。

“谁不想呢?李队有什么好介绍?”蔺卫国纯粹是敷衍,也有一部分戏谑的意思。

“是这样的,公司要派人去省里参加行业大比武,咱们特保分公司被点名必须参加。为什么?因为咱们分公司的业绩是最好的,队伍是最年轻的,没有特保,就没有公司的现在嘛。你也清楚,咱们兄弟里也是卧虎藏龙,很多退伍老兵嘛。原本想着你受了伤需要休息,没想到才三天你就出院了,我觉得错过这个机会太可惜,所以专程来找你说这事。第一名可是有五万奖金的,还有各种补贴也差不多有小三千,怎么样,做队长的没亏待你吧?”

李督楠颇有些得意,好像给了人家多少好处似的,立马就以恩人自居了。蔺卫国想起自己还是新兵的时候,也是因为参加比武崭露头角,才被挑到利刃战队里的。

有些技痒,又正好缺钱,蔺卫国想都没想便答应了:“谢谢李队,什么时候?”

李督楠笑的眼睛都不见了:“下个星期一去省城,到时候我会再通知的。这几天你就不用去上班了,好好休息一下,争取拿到冠军,给咱们特保分公司长长脸。那就这样,我还有个会,不用送了。”

蔺卫国还是送到了门口,怎么说也是顶头上司,又送来一个大好机会,表面工作还是要的。五万块,够给杜小雨治疗一段时间了。

蔺妈应该听到了李督楠的话,等蔺卫国送走人就拉着杜小雨过来问话。知道有机会挣大钱,蔺妈不但没高兴反而数落起儿子:“天上哪会掉馅饼?要是你参加什么比武又伤了碰了怎么办?你这孩子,当了几年兵怎么越来越不懂事?哎哎,我还没说完呢你上哪儿去?”

“市医院,给小雨看病。”蔺卫国已经溜了,拉着小雨逃出家门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蔺妈才不会管蔺卫国在外面有多能,她只要儿子平平安安的就成。

蔺卫国当然知道,躲开只是避免老妈越说越生气。当然,耳朵嗡嗡的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啦!

拉着杜小雨,蔺卫国难得打了辆车,一到医院就碰到了老熟人,开痔疮药给他的刘大夫。大老远的刘医生就挥手打招呼:“蔺卫国,咦,人呢?”

蔺卫国就站在医院门口,刘医生却看不见他,连他拉着的杜小雨也一样。刚刚看见刘医生,蔺卫国下意识的就想躲,这个刘医生总拿腰上长痔疮的事开玩笑还想研究他。

只是想着别看见我,蔺卫国脑子便晕乎了一下,结果刘医生就真的视若无睹了。蔺卫国看看杜小雨,在身边好好站着呢,刘医生嘟囔着从面前走过,就像他们不存在一样。

不对,蔺卫国看着医院门卫室的玻璃发傻,因为上面没有他和杜小雨的倒影。身后的汽车,人行道上的小贩,这些都映射在上面,唯独少了他和杜小雨。

这是怎么回事?蔺卫国懵了,拉着杜小雨凑近门卫室,把里面的保安吓了一跳。“干什么呢?有事?”

“啊?哦,我想问问心理治疗科在哪儿?”蔺卫国也被吓了一跳,再看窗子,一切都很正常。

“最后面一栋三楼。”保安继续用手机看电影,蔺卫国瞥了一眼,是几年前热映的霉国大片,透明人。

蔺卫国忙拉着杜小雨离开,找了个僻静处看着瓷砖上两人的倒影发呆。为什么刘医生没看见自己?为什么玻璃上没有自己的倒影?难道自己也成了透明人?刚刚是怎么做到的?

已经是第二次出现这样的情况,蔺卫国虽然还冷静,但却清楚的知道,自己隐形不是眼花或者头晕。他努力回忆这两次的隐形时候的情况,希望能控制这种能力,结果和杜小雨站了一个多小时,啥情况木有。

没有头绪,蔺卫国只能带着杜小雨去挂号,没多久就到了心理治疗科。他挂的是医院最好的专家号,老医生有独立的医疗室,很热情的接待了蔺卫国和杜小雨。

一系列测试和检查过后,医生显得有些兴奋:“这是典型的儿童自闭症,但是这孩子没有完全封闭自我,对外界刺激有着不小的反应,很有希望治愈。你看,咱们聊天的时候她是不是侧着耳朵?这是在听呢。我建议啊,多给她讲些有趣的故事,陪她说话聊天,慢慢引导她开口,再辅以药物、针灸配合,一定会治愈的。”

蔺卫国忙不迭的鞠躬:“谢谢您医生,这是我这几天听到最好的消息了。”

老医生摆摆手,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递给蔺卫国:“你先看看这个,以后就照着做。自闭症的治疗需要家属积极配合才能见效,我先给她施针,再开点儿药给她吃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见效。”

有了希望,蔺卫国高兴的说都不会话了,拿着书翻来覆去的看。就是一本有插画的解说册子,他硬是翻了两个小时,将里面的内容都给记了下来。

蔺卫国曾经失去过一个妹妹,在他还很小不太记得的时候。现在杜小雨的出现,就像是上天对蔺家的恩赐,他知道父母心里都很复杂。

老医生的医术很精湛,等杜小雨再次出现在蔺卫国面前,眼神已经不像来时那么呆滞。蔺卫国很是感激,医生也高兴,互相留了电话说是有问题方便随时沟通。

回到家把杜小雨的情况告诉父母,家里顿时充满了欢笑声。蔺妈拿着医生给的小册子看,里面的插画吸引了杜小雨,竟伸手要和蔺妈抢。

杜小雨有了反应,这让蔺妈更是高兴,便指着里面的小人教她。蔺卫国顿时想到册子里说,可以让自闭症患者画画,对蔺爸蔺妈说了声跑去找书店买东西。

哼着军歌上街,蔺卫国真是觉得天也蓝草也绿,心里美的无法言喻。书店大多开在学校旁边,蔺卫国便朝离家最近的一所小学走去,想着要买些什么合适,没留神被人撞了一下。

“抓小偷,抢劫啊!”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喊了起来,蔺卫国才知道撞自己不道歉的是个贼,素质真差。回头一看,小偷已经翻过马路中间的栅栏跑到对面巷子里去了。

被破坏了好心情,蔺卫国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。那小偷已经跑出近百米,蔺卫国在后面追的辛苦,越来越觉得恼火。

眼看小偷就要转过巷子拐角,蔺卫国心里焦急,猛一蹬地速度陡然提升。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,只听耳边风声大作,眨眼间人就到了小偷背后。

来不及多想,一个虎扑拉档顶走,小偷华丽丽摔了出去。蔺卫国捡起女式皮包,小偷居然挺横:“犬日滴,敢坏老子生意,不想活了?”

蔺卫国啥都怕,就不怕没长眼的:“怎么?技术不行改武力威胁了?让你一只手也能打趴你信不信?”

小偷见蔺卫国健硕,手塞嘴里里吹了个响亮的哨儿:“煞笔,等死吧你。”

居然还吹哨喊人,蔺卫国掏出手机:“就你有兄弟会叫人?有种摆开了来。喂,我在某某路某某巷三十三号被一伙小偷堵了,对方有十一个呢,再不来就挂了。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英雄,行走江湖讲究道义,有本事等我兄弟到了再开练。”

“怕了?乖乖把包留下,磕头叫声爷爷......”

“唉,真乖!”

“操尼妹,干死他。”

蔺卫国闪躲腾挪几乎不还手,就像耍猴似的引着这伙贼往巷子口走。这些笨贼还得意呢,一个个提着钢管木棍凶神恶煞。刚到巷子口,几辆警车吱吱的停在面前。

蔺卫国抬手示意:“爱慕黑尔,我报的警,兄弟们上啊!”

原来刚刚他打电话根本不是叫人,而是报警打的妖妖灵。那个被抢的妇女追了上来,失而复得连连感谢。

蔺卫国板着脸教训小偷:“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强抢民女,良心都喂狗了吧?警察先生,他们这是明抢啊,大姐这钱可是给孩子交学费的,有多少?八千?你看看,这么多钱得判好几年吧?早知道我也去做老师,来钱比贼都快。”

这回小偷不是幽怨是哀怨了,说好的江湖道义呢?警察都听不下去了,带队的给蔺卫国做笔录:“蔺卫国是吧?咱们见过几回了?有空让你爸妈去把领养手续办了。”

得,又是老相识!小偷这回连哭的力气都没了,面如死灰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