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保异能王

第二章 自闭症少女

做完笔录,保安公司队长李督楠姗姗来迟。

“小蔺啊,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酒店经理很看好你哟。这次你替公司争了面子,我会如实汇报的。安心休息,医药费和工资都不必操心,赔偿我也会去要,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,争取早点上岗,啊!”李督楠笑眯眯的安慰着,手上却空空如也。

这家伙是个老油条,八面玲珑,保安兄弟们背后都叫他笑面佛,平时没少克扣大家的工资,腹黑的很。

蔺卫国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装样:“谢谢领导关心,我这伤了腿,又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,您看是不是请个护工?”

鲁涵煜适时插嘴:“请护工得不少钱呢,再说也不方便。李队,我来照顾蔺哥吧。”

李督楠一合计,划算,当即拍拍鲁涵煜的肩膀:“就这么定了,放心,你是公差,算全勤。我去找捅你的人谈判,一定争取个合理的赔偿。”

鲁涵煜假装送他出门,客气两句原地踏步。等李督楠离开,蔺卫国鲁涵煜拍手庆祝。上班那么累,就当是休假了。

过了没多久,李督楠拿着一万块钱回来,说是人家给的补偿让蔺卫国签收。蔺卫国一看那收条上写的字,立即就明白李督楠为啥那么积极了。收条改过,一万五变成一万,少了五千。

只是皮外伤,有一万块赔偿也不少了,蔺卫国便签下了大名。李督楠又嘱咐几句,乐呵呵的离开了医院。

“蔺哥,就这么算了?”鲁涵煜问的是赔偿,蔺卫国却答非所问:“没证据撩不倒他的,我还没想辞职。”

有李督楠这样的上司是够闹心,但也有让蔺卫国高兴的事,医生开的痔疮药有效了。自打敷上草药,伤口就一直热乎乎的,住了三天院,居然和腿上的刀伤一样已经结疤。蔺卫国拉着医生的手很是感谢,妙手回春华佗在世说的刘医生直脸红,也坐实自己腰上是长了痔疮。

没东西收拾,蔺卫国和鲁涵煜甩着手就出院了,刘医生倒是惊叹:好的也太快了,这才三天啊!多住几天观察一下,让我研究研究呗?

蔺卫国逃了,谁没事喜欢被人研究?更何况是糙老爷们。蔺卫国请鲁涵煜吃顿好的,三斤羊肉有大半进了蔺卫国的肚子。不知道为什么,住院之后蔺卫国就特别能吃,鲁涵煜笑称这是失血过多要补。

两人庆祝完,带着酒意晃晃悠悠往家走,路过城乡结合部最拥堵杂乱的一条街,边上一栋楼里浓烟滚滚。底下的人惊慌失措,提水桶打电话看热闹吵吵嚷嚷,就是没人敢进去。

“糟了,上面有个孩子。”人群中传来惊呼声。

蔺卫国抬头,一眼见到四楼窗户前站着个小姑娘,十三、四岁的样子,不哭不闹怔怔看着人群。有明火在她身边燃起,这姑娘好像被吓傻了一动不动。

“消防车呢?来不及了!”蔺卫国抢过身边一人手里的水桶直接兜头浇下,扯了块布弄湿冲进楼道。

“蔺哥!”鲁涵煜伸手去拉,连蔺卫国衣袖都没能碰到,只看见眼前一花已经不见他的踪影。

蔺卫国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四楼,火势已经蔓延到整个楼道上。顾不得许多,蔺卫国一脚踹开铁门,冲进房间把小女孩抱了出来。

门框受损,被烈火一烧越发松动,朝着蔺卫国就砸了下来。抱着孩子,四面火海,蔺卫国想躲都难。在部队时候训练的效果这时候便体现了出来,蔺卫国不退反进,狠狠一蹬地面猛的蹿出门去,擦着倒塌的木梁冲进楼道,一鼓作气跑回街上。

“轰、轰轰!”液化气爆炸,楼房三四五层支离破碎。消防车终于到了,巨大的水柱喷在火场上,蒸腾起阵阵水汽。

“你没事吧?”蔺卫国这时才有空观察怀里的小女孩,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刺激,小女孩只是傻傻的看着自己。

鲁涵煜挤了过来:“蔺哥你真是太牛了,一分钟不到就把人救出来了,超人也就这个速度。”

蔺卫国笑了:“这回算是英雄救美了吧?呜,小了点儿,将来也是大美女一个。看看孩子父母在不在。”

孩子不笑,蔺卫国顿觉自己缺乏幽默,两人一通喊,没人出来认领。消防员已经控制了火势,从里面搬出几具尸体。

警察赶来,确认了死者的身份,小姑娘的父母赫然在列。蔺卫国的好心情瞬间没了,安慰起成了孤儿的小姑娘,这孩子却面无表情。

房东可能收到了通知匆忙赶来,见到自家被烧毁嚎啕大哭。蔺卫国问他小姑娘的身份,房东认得。

“这是杜泓家的姑娘,叫小雨。可怜的孩子,本来就有病,现在又成了孤儿,今后可怎么办啊?”

蔺卫国这才知道小姑娘为什么呆呆傻傻的,原来是有病在身。警察过来做笔录,蔺卫国一直牵着杜小雨的手,火被扑灭,便和鲁涵煜一起跟着警察去了所里。

“这孩子父母都在火灾里丧生了,只能送到孤儿院去。”心地善良的女警抹着眼泪,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来:“吃吧,吃完就不痛了。”

蔺卫国鼻头发酸,鲁涵煜更是背过身去偷偷擦眼泪。女警看杜小雨不说话,剥了糖衣把糖果送进她嘴里。

警察要送杜小雨去孤儿院,这孩子突然有了反应,死死拉住蔺卫国的手不放。蔺卫国看的难受,制止了警察问道:“能不能让我照顾她,等她好一些再送过去?”

几个警察商量了一下,又请示了领导,让蔺卫国写了份保证书,请来蔺卫国父母审核担保,这才放他们离开。蔺爸蔺妈眼中带泪,直说要领养杜小雨,想来也是百感交集。

“妈,小雨有病需要人照顾,您就别再上班了。”蔺卫国早就提过让蔺妈辞职,蔺妈一直不同意。现在有了杜小雨,离不开人照看,蔺妈只能答应。

蔺妈是环卫工人,每天顶着星星出门又带着月亮回来,很是辛苦。蔺爸蹬三轮挣点儿零钱贴补家用,加上征地补偿款,家里日子还过得去。只是现在多了个杜小雨,要给她治病,开支就大了许多。

让蔺妈哄着杜小雨,蔺卫国和鲁涵煜上网查自闭症的资料,越看越是心惊。这个病很难治疗,而且需要不少钱,主要是家人还得花费精力陪伴。

杜小雨已经十四岁,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,治愈更是困难。蔺卫国认真记下一些治疗方法和医院的地址电话,准备有空就带杜小雨去看看。

晚上躺在自己屋里,蔺卫国揭掉了伤处的纱布,见没大碍便跑去洗澡。这几天在医院不敢碰水,可把蔺卫国给捂坏了。

打开莲蓬,清凉的自来水让蔺卫国顿时打了个激灵。无意中瞥见浴室镜子,里面却没有他的倒影。

水流主动分开,身后墙上的柜子、毛巾都在,蔺卫国却看不见自己。就着冷水揉揉眼睛,镜子里的自己像只落汤鸡,蔺卫国长长的松了口气,把这归结于最近压力太大。

洗完澡睡觉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些事情,快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着,却总梦见战场上那些人和事。

腰部火辣辣的疼,脑袋也是昏昏沉沉,蔺卫国看见白居南瞪大眼惊恐的看着自己:“老蔺!我槽尼祖宗!”

火舌喷吐,一只有力的臂膀搀住自己,白居南怒吼:“挺住,你要敢闭眼,我鄙视你一辈子。”

“咔哒!”这是子弹打完后的空撞声,蔺卫国咬牙挤出几个字:“枪,带回去。”

他最喜欢的突击步枪,不能落在战场上让敌人捡了便宜。脑袋晕晕乎乎的,白居南喊的什么已经听不真切。之后便是摇摇晃晃的感觉颠簸,再有知觉只觉得浑身冰冷,然后是热。

好热,水,我需要水!蔺卫国无意识的摸索,一只温暖的手被抓住,那厚厚的茧子让他心安。

“卫国,来慢点儿,头抬起来,乖了。”蔺妈的声音传进耳朵里,蔺卫国猛然睁眼又被明亮的光线刺的闭上。

“妈,您怎么在我房间?”适应了一下光线,蔺卫国慢慢撑起身子,只觉得身上乏力,黏糊糊的很是难受。

“你发烧了,整晚都在说胡话。我熬了粥你喝点儿,一会儿让涵煜带你去打吊瓶去。”蔺妈说完听见外面有响动,慌忙起身朝外走:“哦哟,小雨别动,小心划伤自己。没关系没关系,岁岁平安。”

是杜小雨摔了碗筷,怔怔的看着白粥散开。蔺妈将碎了的瓷片一点点捡起来,杜小雨突然趴下,伸出舌头去舔地上的粥。

听见蔺妈呼喊,蔺卫国翻身下地,感觉眩晕了那么一秒就恢复了力气。“吃我这碗,哥哥不饿。”

制止了蔺妈,蔺卫国把碗放在杜小雨面前端着。杜小雨直勾勾的盯着粥,蔺卫国一点点把碗端到桌上,总算是让杜小雨坐了起来。

“可怜哦!”蔺妈看的直眼红,蔺卫国摇头示意她别再继续说,杜小雨把嘴凑到碗边呼呼的喝粥,双手耷拉着不动。

“一会儿我带小雨去趟医院,妈,以后在小雨面前不要说可怜啊造孽啊这些话,她能听见的。”蔺卫国帮忙拖地,小声的交代蔺妈注意事项。

蔺妈点点头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嘴,母子俩相视而笑。电话铃声打破了宁静,杜小雨被吓了一跳,缩到桌子下面蜷成一团。

蔺卫国忙接了出门,电话那头是李督楠的声音。

“小蔺啊?你怎么出院了也不打个招呼,害的我提着礼盒到处跑,我在你家门口,快开门。”

笑面佛登门拜访?不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?蔺卫国挂了电话,发现自己心里竟然有些害怕。

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