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保异能王

第一章 腰上的痔疮

灯火阑珊,一家歌厅前笔直的杵着个保安。目光迷惘,很明显他已经魂游天外。

“嘭!”一声闷响,把蔺卫国从回忆中拉了回来,转头一看,又是喝多了耍酒疯的。

“哟,脾气还挺大呵。要多少钱,说,爷今天还就要睡你,开个价!”

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油腻男,手里一叠厚厚的钞票,眼看着就要拍到姑娘脸上。刚刚就是他把垃圾桶踹翻了,那姑娘冷哼一声走向门口,一脸鄙夷和不屑。

“什么东西?”油腻男抬脚就踢,蔺卫国一闪身挥手一棍敲下,油腻男顿时惨叫起来。楼上冲下十来个混子,头发像鸡窝还带色儿,都抢着扶那油腻男。

“滚开,给我弄死他!”油腻男嚣张的很,咬牙切齿的指向蔺卫国。

十来个混子冲了过来,有不少从腰后抽出刀片儿匕首。蔺卫国一脚就踢翻了三个,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,又摔倒俩不中用的。正热身,冷不丁腰间伤口阵痛,疼的他冷汗直冒。

剩下的混子扑了上来,一个绿毛用匕首直接插在蔺卫国大腿上。这些混子也怕事情闹大了,专门往肉厚的地方下手。

蔺卫国咬牙一拳打飞绿毛,只觉得眼前一花,自己便被推到了大堂旁供客人休息的沙发上。他虽然不胖也有个七十来斤,没成想只是轻轻一拨就被推出近三米多了。

惨叫声不绝于耳,之前那个姑娘居然练过,三两下把那些混子揍得鼻青脸肿。蔺卫国都看傻眼了,也明白自己又干了蠢事。

自作多情!蔺卫国鄙视了自己一把,掏出手机报警,然后又打电话给保安公司的队长。等他忙完,那姑娘已经将十来个混子都叠到了油腻男身上了。

蔺卫国咬牙将匕首拔了,那姑娘拍拍手来到他面前:“傻啊?这样会失血过多的。”

一块手绢绑在了腿上,和黑色制服格格不入。姑娘很仔细的帮蔺卫国包扎,还在最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
肌肤胜雪唇红齿白,因为看到鲜血而微微皱眉。紧抿着的嘴角带着严肃,稍显尖锐的下巴连着深长的事业线,差点儿把蔺卫国给埋在里头。

“好了,救护车应该快到了。”

“那什么,我没叫。”

“那你刚刚打电话?”

“报警,向领导汇报。”

“傻子。”姑娘摸出自己的手机,打完后丢下一张卡:“初始密码,你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?六个零。”

蔺卫国不要,人家连拒绝的机会都没给,直接开着跑车走了。那些混子伤的不比蔺卫国轻,警察来了都没能爬起来,还得麻烦人家一个个的扶到车上。

保安队长没到,派了鲁涵煜过来。这家伙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说是边打工边考公务员,成天见他玩电脑打游戏就是不看书。

蔺卫国在公司谈得来的人不多,鲁涵煜算是一个。他来这里上班还是鲁涵煜给介绍的,因为鲁涵煜就租住在蔺卫国家。

“你不是特种兵么?几个混子就这样啦?”鲁涵煜在蔺卫国没受伤的腿上拍了一把:“这谁给你包扎的?一点儿都不专业嘛。”

“导弹兵也是特种部队,用脑子的好吧?”蔺卫国半趴在鲁涵煜肩头往外走:“别告诉我爸妈啊,就说我加班这两天不回去了。”

鲁涵煜看看那些混子点点头:“行,不过你要答应我个条件。”

蔺卫国摇头:“减房租?家里不是我做主。一百二包水电,你上哪儿找这么便宜的去?”

“想什么呢?我是说,等你好了教我两手。上次劝架,那酒鬼把我制服都扯烂了,学两手以后就不怕了。”鲁涵煜一脸向往。

“这个啊?只要你吃的了苦就行。少玩会儿电脑吧,我爸有时候都偷摸去看你在不在,就怕你猝死在我家里。”

“不是吧?叔叔怎么能这样?这要是看见我撸,那什么,太阳好大。”

蔺卫国一头黑线,现在是晚上好吧?虽然的确很亮,也不至于让你热啊?臊的荒?

打着嘴仗来到医院,医生说要缝合,蔺卫国不让麻醉,把腿一伸继续和鲁涵煜扯皮。等医生把伤口缝好,蔺卫国和鲁涵煜已经从水电费聊到外星生命了。

“还有什么地方伤到了?”医生佩服的五体投地,对蔺卫国的态度好多了,不像刚开始那么冰冷。

蔺卫国想了想,把衣服拉起来让医生看腰部化脓的伤口:“旧伤,一直也不见好,您有没有办法?”

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:“伤口不大,倒是比刀伤还深,怎么弄的?”

蔺卫国如实回答:“弹片,已经取出来了,就是一直没好。”

医生倒是没觉得蔺卫国在开玩笑,能不用麻醉缝合伤口的,他只在电视剧里见过。“军医都没办法,我就更不行了。只是我看你这伤口怎么和疮有些像,要不我给开幅治疮的草药你试试?”

“腰上长痔疮?”鲁涵煜忍不住了:“哈哈哈哈,千古奇闻,你可以去申请吉尼斯纪录了,哈哈哈不行了让我在地上滚会儿。”

“去去去,损友,就会落井下石。”蔺卫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道:“那就麻烦您了,多开几幅行不?收贵点儿也没关系,有人付账。”

医生严肃道:“我们这是正规医院,药方都是最有效而便宜的。”

蔺卫国只能干笑,一个伤口,换回战友的命,值了。透过夜幕,蔺卫国仿佛又看见了机枪喷吐的火舌,就像城市中闪烁的霓虹灯一样璀璨,却又带着死神的气息。吵豆般的喧闹犹在耳边,刺鼻的烟味让他寒毛倒立。

寂静的林间别墅瞬间变得硝烟弥漫,火光四起,让人犹如身处炼狱。最要命的是听见队友的嘶喊,那感觉就像有人在心上剐了一刀。

“老狼,我们中计了。”猴子尖利的声音刺破了所有人最坚实的防线,比密集的子弹更让人恐慌。

“突击手掩护,撤。”老狼看来也有些慌乱,声音很是焦急。

蔺卫国就是突击手,靠着墙角伸手就是一梭子。对面传来惨嚎声,接着就是雨点般密集的子弹飞来。

“朝A4区域转移,从北面树林撤。”老狼的命令再次通过耳麦传来,蔺卫国在地上埋了两个地瓜,转身贴着墙往后面跑。

转过墙角是一堆塑料桶,白居南就在掩体后面。身后传来爆炸声,蔺卫国猛然加速,一串子弹打在紧贴脚后跟的地面上。

“咚咚咚咚!”这声音让蔺卫国心惊胆颤,这帮毒贩居然有重机枪。身边的塑料桶被打的支离破碎,一股难闻的臭气顿时升腾起来。

“快跑!”白居南转身,蔺卫国却听见了炮弹的尖啸声。来不及多想,蔺卫国猛一蹬地,将白居南扑倒死死压住。

“蔺哥,蔺哥!敷药了。还想着那姑娘呢?天还没亮就做白日梦,屁胡屁胡。人家开跑车的,咱追不上,手绢倒是能做个念想,好歹也算未恋先失。”鲁涵煜手里拿着个狗皮膏药,示意蔺卫国掀开衣服。

“呜,这药真够辣的,希望能管用。”话是这样说,蔺卫国心里没抱着多大希望。他曾尝试过用烧红的铁块自己烙,除了更疼外没啥鸟用。

弹片上沾了不知名的液体,连代号小扁鹊的队医都束手无策。要不是这样,蔺卫国怎么可能来做特保。

都带着个特字,保安和军人却相差甚远。特殊行业的保安,简称特保,听着很牛,其实都是看大门。

回到地方,很多时候蔺卫国都会感觉不太适应,习惯了拿枪,现在只能用胶木棍替代,落差不是一般的大。

“要是痔疮肯定管用,你这个嘛,只能试试。”医生说话都是很谨慎的。

“谢谢刘医生。”蔺卫国早从胸牌上看到了刘一盛这个名字,觉得这人还算不错,便笑着表示感谢。

见蔺卫国是条汉子,刘医生心里也有些佩服,要不是鲁涵煜强烈要求,他连B超尿检这些常规坑钱检查都没打算让蔺卫国做。反正医药费有人出,不好好检查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流的三两血?这是鲁涵煜的说法。

几人正说着,警察来找蔺卫国做笔录,刘医生就先走了。对于那个姑娘,警察问的很仔细,蔺卫国偷瞄了一眼他们画的草图,放心的胡扯起来。

就这水平,能找到人才怪。她可真美,这是蔺卫国真实的想法,只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。长这么大蔺卫国还没有过这种感觉,只可惜,人家开的是跑车,自己就是个泥腿子。

出手干净利落,套路行云流水,蔺卫国知道这个姑娘肯定不简单。现代社会学习古武技击的年轻人已经很少,没想到让蔺卫国遇到了一个。

在部队的时候,教官之一便是个中高手,飞针伤敌指碎红砖都易如反掌。蔺卫国对此有些了解,知道龙国还是有不少‘武林中人’的。

对人家起了贼心呃、有了好感,蔺卫国不惜说谎包庇,良心受到谴责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得意。这样一个都市惊鸿仙子,他出卖人家才真的是于心不忍。

“对于那几个闹事的人我们会严肃处理,并让他们承担你的一切损失。如果找到那个见义勇为的姑娘,我们也会表彰感谢。那就这样,有需要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,再见。”警察说完离开,留下蔺卫国目瞪口呆。

见义勇为?明明是我英雄救美好吧?警察先生你搞错了听我解释!蔺卫国欲哭无泪,这都是什么事啊?

加入书架